1. <button id="m46lp"><acronym id="m46lp"><menuitem id="m46lp"></menuitem></acronym></button><button id="m46lp"><acronym id="m46lp"><input id="m46lp"></input></acronym></button>

      <li id="m46lp"></li>
      <button id="m46lp"><acronym id="m46lp"><u id="m46lp"></u></acronym></button>

      1. <nav id="m46lp"><track id="m46lp"><video id="m46lp"></video></track></nav>
        生活方式研究院
        錢雨朦       2020-11-02    

        女孩一定要文靜?聽聽她的說唱再來杠

        看上他,就大膽上前要他微信。

        0 0

        于貞本以為《粒子們》就是她在舞臺上的最后一首歌。

        在《說唱新世代》的突圍賽,她唱完這首表達自己戀愛觀的作品,不敵實力強勁的那奇沃夫,淘汰出局。

        唯一的女評審李宇春很喜歡于貞,說有機會想和她合作。于貞咧嘴笑,做出一個 “秀肌肉”的動作,一身漂亮的羽毛長裙,擋不住她的活力。

        IMB_10tY4A.GIF

        于貞和李宇春都畢業于四川音樂學院。/《說唱新世代》

        提起說唱,你可能不會第一時間想到女性。歌詞里常見的“房子、車子、女人”與墨鏡、大金鏈子一起,構成了男性主導的說唱符號。

        在《說唱新世代》,于貞嘗試成為那個打破者。她把關于女性相關話題融入其中,舞臺上,她唱身邊女性的困境,大膽訴說欲望與快樂;舞臺下,她是行走的表情包,才不在乎“端莊與文靜”。

        上周末播出的半決賽,于貞回歸舞臺,最終進入決賽,簽約頂級廠牌。

        這個在采訪里坦言“想賺一波流量就跑路”的24歲女孩,一時半會走不了了。


        01  

        不是刻意的女性視角,寫的都是生活


        《她和她和她》寫于疫情期間,于貞把自己三個朋友的經歷記錄下來,沒有憤怒的吶喊,有的是對于女性困惑的種種敘述。

        想留長發的女護士,只能把美麗藏在手術帽下;忍著生理不適的女翻譯,不想回家相親,應對職場困難;初入律所的菜鳥女律師,面對道聽途說的潛規則,遲疑又要相信“法律總會有公平”。

        屏幕快照 2020-10-31 下午9.40.47.png

        于貞唱:她也是誰的媽媽,女兒,妻子,朋友和姐妹。/《說唱新世代》

        這首歌本來是為了一臺三八婦女節晚會而寫,但活動由于疫情取消,于貞沒拿到酬勞,就把歌發了出來。

        和《她和她和她》一起寫出來的還有《放肆愛》,于貞在節目名為“The One”的個人戰中唱了出來。

        “朋友的媽媽和她說,文靜就是對女孩的夸獎,但我不這么認為。”在《放肆愛》中,于貞寫“看上他,就大膽上前要他微信”、“男人男人,還有更多男人”,她希望女生們把這首歌加入洗澡化妝歌單。

        然而,這首歌一開始并沒有得到身邊人的認可。除了曲風的新穎,一些“矛盾”也呈現在表達上。

        平時擅長搞笑的選手周密正色道,“歌詞真的不太適合”,說唱經驗豐富的姜云升也說,“你會有一波巨大的熱度”。

        “可能是把女生私下說的悄悄話,拿到臺面上,觀眾會不適應。”于貞能夠察覺到其中的原因。她出現在姜云升的直播間,面對圍繞這首歌的質疑,她不理,又現場唱了幾遍副歌,開著玩笑歡脫地走開。

        《放肆愛》那期節目播出時,于貞上了次微博熱搜,名為“于貞,為什么女孩一定要文靜”。

        IMG_5907.jpg

        于貞大膽與評委們互動。/《說唱新世代》

        “我喜歡看別人在網上夸我,尤其是說我的歌鼓勵到她。”于貞覺得,從女性視角出發的創作,對于大眾來說比較新奇,“我覺得合適才寫的,覺得不合適的人來罵我,我也管不了,不聽就好了。”

        導師還有其他選手都對《放肆愛》提出了專業建議,這反而是于貞更加在意的部分:“第一這類風格比較新,第二我自己的水平不夠,還可以進步。”


        02  

        乖張又細膩,她說“說唱選擇了她”


        “過了,過了。”這是節目組的工作人員經常和于貞說的話。從接受采訪的第一個鏡頭開始,于貞的表情動作就“不受控制”,同為女rapper的孫瑄陽評價她是“發條女孩”。

        屏幕快照 2020-10-29 下午10.32.45.png

        你要笑,你就大聲笑。/《說唱新世代》 

        于貞在其他選手上臺表演時,變成“應援粉絲”,不吝嗇自己的尖叫聲,卻在自己上臺表演的時候啞著嗓子。rapper們之間開玩笑,喜歡唱對方的作品“互相折磨”,于貞對著關系比較好的Rose Doggy唱他們的成名作《叫爸爸》,一遍又一遍,樂此不疲,他們對于貞“求饒”。

        在一個以男性選手為主的節目里,于貞不忌憚環境,不克制表達。這種“不服管”,也在她和父母的關系與對人生的選擇里看得到。

        畢業前,于貞在四川音樂學院念雙語播音主持,父母希望她穩定,進電視臺,但她更渴望一種更松散自由的狀態。

        早在2016年,于貞和同學組唱跳團體參加音樂節表演。她結識了說唱廠牌,對方邀請她嘗試說唱,于貞答應了。

        作為舶來品的說唱音樂,簡單的旋律能夠包裹朗朗上口的詞句,傳達的內容也因其“反叛”與“對抗”的特質被稱為“小眾文化”。于貞對這一創作形式有了很大的興趣,后來的日子里,她做過練習生,還“北漂”過一段時間。

        經歷雖然不順,但隨著說唱這一音樂形式在中國逐漸大眾化,年輕的于貞也在這股潮流里堅定了自己走這條路的信心。

        她在自己名為《于是貞的》的vlog里記錄生活與創作,在微博上關注社會事件、女性話題,還為抑郁癥患者寫下作品……

        與其說姿態分明的內容是于貞與外界互動的方式,不如說是劇變的世界,選擇了這個“不服管”的女孩。用她的話來講,“不是我選擇了說唱,而是說唱選擇了我”。


        屏幕快照 2020-10-31 下午10.04.43.png

        酷似斯嘉麗·約翰遜的vlogger于貞給粉絲們送上“仿妝”視頻。/B

        上個月在上海,于貞作為特別嘉賓參與了Rose Doggy的線下演出。演出的前一天,她身體不舒服,半夜還在醫院。幾個小時后,當音樂響起,畫上濃妝的于貞又蹦了起來,她評價自己“跑調了,走音了,但還是在可控范圍內”。

        正是這樣一種自由自在的姿態,讓喜歡于貞的人想要和她做朋友。

        提到這些喜愛,于貞覺得“很好玩”,但自己并不如綜藝所呈現得那么有意思,雙子座的她說:“別人看到的我,別人想看到的我,我想讓別人看到的我,我自己,其實都不一樣的。”


        03  

        歌紅且富有,不只是她的選擇


        《說唱新世代》一開始,節目組要rapper們根據“你想要歌紅還是人紅,你想要因rap而貧窮還是富有”做選擇,并分出四組隊伍。于貞當時選擇了“歌紅且富有”。

        “歌紅”不僅是于貞的選擇,也是《說唱新世代》這檔節目的目的——讓內容出圈。

        導演嚴敏在接受界面新聞的采訪中提起,去外地出差,他在出租車上聽到地方電臺的DJ談論《她和她和她》。

        在于貞看來,《說唱新世代》講究技巧,但更注重作品的表達,對內容的要求更高。節目選人初期,比起關注選手的過往經歷,團隊會先去聽歌,大家覺得作品好,傳達了意義,那么人就物色得差不多了。《她和她和她》就是于貞發上抖音后,被團隊物色出來的。

        “這些rapper,作品是放到自己生活里去寫的,而且每個人都很有意思,不是紙片人。”作為說唱文化的愛好者,生活在上海的Berry在微博聽到了《她和她和她》cut,進而關注了《說唱新世代》,她還買了線下演出的票。

        IMG_5638.JPG

        RoseDoggy的線下演出,于貞把從節目組帶來的嗶特幣送給觀眾。/于貞微博

        同為女性,Berry對于貞的作品和表現更有共鳴,“她寫的就是我生活中會遇到的困惑,從小就被我媽教育要文靜,但我不聽,男孩厲害的,我也不差。對于自己想要的,無需掩飾,自己去爭取,不就可以嗎?”

        Berry還記得,節目里于貞面臨可能被淘汰的情況,她的第一反應是怕收不到品牌方送她的化妝刷。后來,于貞收到這套價值不菲的刷子,錄了vlog,在微博上寫“自己一套幾十塊的刷子從大學用到參賽”。2017年,于貞花了兩個月工資買了一首完整版權的伴奏,也沒舍得掏出200塊更新自己的化妝刷。

        一年前,在成都,素人于貞和唯一的制作人兼經紀人一起創作、演出、錄vlog,趕午夜地鐵,她在《人間自救指南》里唱,“末班地鐵上,臉色不好看,想要起早,發現已經過兩點”。 

        一年后,rapper于貞在微博和B站分別有了超過20萬的粉絲,她完成了人生第一場超過1000人的演出。從連軸轉的團隊活動間抽出間隙,喘口氣,她說:“我現在可以打車回家了,不過離買一把自己喜歡的吉他,還有點距離。”

        節目帶給人的變化,會立刻轉變成好看的數字,但從長遠來看,好的作品會傳播得更遠。并不算完美的于貞,遇到了“萬物皆可說唱”,以自由的姿態唱出心聲。由此出發,獨立女性的自信表達,只是其中一環,且并不會是終點。


        參考資料

        [1] B站的第一檔說唱綜藝:豆瓣9.0,歌要出圈,充值隨意,界面新聞,2020-10

        [2] 世代說唱者,三聲,2020-9

        [3] 于貞:總會亮起屬于我的燈光海,青春報,2020-10

        [4] 你以為《說唱新世代》全員喜劇人,其實他們在尋找詩人,娛理,2020-9



        0個人收藏
        廣告
        新周爆款
        HOT NEWS
        廣告
        色情欧美日本电影,亚洲а∨天堂2019无码,免费观看人做人爱的视频,国产真实伦对白全集

          1. <button id="m46lp"><acronym id="m46lp"><menuitem id="m46lp"></menuitem></acronym></button><button id="m46lp"><acronym id="m46lp"><input id="m46lp"></input></acronym></button>

            <li id="m46lp"></li>
            <button id="m46lp"><acronym id="m46lp"><u id="m46lp"></u></acronym></button>

            1. <nav id="m46lp"><track id="m46lp"><video id="m46lp"></video></track></nav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