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button id="m46lp"><acronym id="m46lp"><menuitem id="m46lp"></menuitem></acronym></button><button id="m46lp"><acronym id="m46lp"><input id="m46lp"></input></acronym></button>

      <li id="m46lp"></li>
      <button id="m46lp"><acronym id="m46lp"><u id="m46lp"></u></acronym></button>

      1. <nav id="m46lp"><track id="m46lp"><video id="m46lp"></video></track></nav>
        專題
        譚山山       2020-09-01    第570期

        媽味溢出,注意!

        適度的媽味,是溫暖、愛、包容和安全感;溢出的媽味,則是溫柔的壓抑和不忍責怪的病態,給人帶來壓力和緊張感。

        0 0

        猝不及防地,作為“浪學”的一個分支,“媽味”在這個夏天出圈了。

        所謂“媽味”,簡而言之,就是“好為人母”。

        有自媒體總結了四種典型的“媽味行為”。第一,母愛泛濫。代表人物是《乘風破浪的姐姐》(以下簡稱“浪姐”)里的伊能靜,她自稱“小媽”,說隊友“很像我的孩子”。第二,控制欲爆棚。代表人物是《隱秘的角落》里的周春紅,逼兒子喝牛奶那一幕令人窒息:“你怎么還不喝?有那么燙嗎?”第三,熱愛說教。代表人物是《小歡喜》里的宋倩,她苦口婆心地勸告女兒:“如果你連高考都考不好,哪兒還有什么人生啊?”第四,家庭式PUA。代表人物是《小歡喜》里的童文潔,她如此沖兒子發火:“你沒錯,我錯了,你不要叫我媽,我不是你媽!”

        誰的成長過程中還沒有個有著各種“媽味行為”的媽呢?這正是“媽味”一詞迅速出圈的原因,它指向的,是人們對于溢出的媽味即“母愛如潮水將你保衛,愛如潮水讓你在里面溺水”的不適乃至恐懼。

        “媽味”也由此成為一個形容詞、一種評判標準。

        比如,除了伊能靜,有人覺得同為“浪姐”嘉賓的阿朵也“一股媽味”。有網友評論稱,媽味就像阿朵這類能力極強的人的一種通病——語重心長,好為人師,說好也好,說不好也不好。

        蕭亞軒則是“媽味女友”,理由是她對男友“要求過高”。她送男友學表演、舞蹈,每天叮囑他練鋼琴,還找來王力宏、李玟的體能教練為他磨練心志,以至于男友壓力太大,突然咳血。蕭亞軒自嘲“像媽媽”,懊悔“是我管得太嚴”。

        還有“媽味粉絲”。像王一博的“媽媽粉”,就對他各種提要求:肥褲子不行,丑鞋不行,包不洗不換不行,造型不夠愛豆不行,吃辣不行,熬夜不行……

        媽味取褒義還是貶義,在于是否適度。適度的媽味,是溫暖、愛、包容和安全感;溢出的媽味,則是溫柔的壓抑和不忍責怪的病態,給人帶來壓力和緊張感。



        媽味怎么就和爹味相提并論了?

        伊能靜被群嘲的媽味,其實某種程度上是“爹味”。

        比如,她對隊友指手畫腳,不容置疑,一副“聽我的,沒錯”的樣子,看上去是不是很熟悉?沒錯,此時的伊能靜,仿佛去年上《中餐廳3》時的黃曉明——“我不要你覺得,我要我覺得”“你們不要鬧了,就這樣”“聽我的”“這是你的問題,你必須解決”“這個問題不需要商量”,網友甚至將這些“爹系話語”做成了表情包。

        也是“浪姐”嘉賓的黃圣依,大擺闊太派頭,讓隊友們給她讓座、整理衣服、提鞋,一個謝字都沒有;排練過程中強勢地搶了隊長丁當的工作,給自己分配想要的段落,也很爹味。

        只是,在爹味特征明顯的指手畫腳之外,伊能靜又加上了自我感動的戲碼——她扶墻痛哭,說自己為了指導隊友身心俱疲,“我太累了”“為了幫她們,我付出了好多”,讓觀眾感受到了“媽之凝視”。

        也因此,針對以伊能靜為代表的這種“母系爹味”,網友們創造性地稱為“媽味”。如果說媽味=母系爹味,反過來也成立,爹味=爹系媽味。也就是說,爹味和媽味各有側重,又有重合之處。

        問題也就來了:有些網友表示不解,媽味怎么就和爹味相提并論了?媽味怎么就成了負面的了?

        我們批判爹味,是批判父權社會體系對威權的強調,以及由此衍生的種種權力干涉,“爹”只是一個泛稱;而我們討論媽味,不可避免地要談及現實生活中的媽媽們,心情也不免復雜、微妙。一位網友這樣寫道:“看到伊能靜,仿佛看到了我媽。我媽是老師,愛說教,喋喋不休,為了佐證自己的觀點會舉不合適的例證,說一大堆到最后都不記得自己前面說過什么導致邏輯不能自洽。煩是煩,但是吧,熱心,善良。合不來,但沒有辦法討厭。”

        對,就是“沒有辦法討厭”,因為我們深知,媽媽為我們盡心盡力付出,甚至到了不惜一切的地步。傳統的家庭分工,要求女性相夫教子,男性在外打拼事業;而今天的女性,正如日本女性主義學者上野千鶴子所說,“既要獲得男性的成功,又要成功地做一個女人”,在操持家庭和實現自我價值之間,必然產生矛盾。所以伊能靜會在訪談節目《定義》中說:“通常在完成了愛之后,再去完成自我價值,你就再也丟不掉什么東西。可是如果你先完成自我價值,那很慘。”

        你可以不認同伊能靜這個說法,但你不該對女性的現實處境視而不見。《奇葩說》辯手肖驍為伊能靜打抱不平:“我也覺得她最近的操作有點騷,但我唯獨不覺得突出自己是兩個孩子的媽媽有什么問題。就是難啊,就是想啊,就是困擾啊……誰告訴你做媽的隱忍就是美德的?”



        “對一個中年人(不分男女)最大的褒獎就是‘這人沒爹(媽)味’”

        可以說,媽味是復雜的、矛盾的,甚至是令人悲哀的。

        “我省吃儉用是為了什么?就是為了讓你好好出國讀書,出人頭地。給我考這種成績,你怎么對得起我?是我不夠努力嗎?你已經什么事情都不用做,就做好讀書這件事情有什么難?你告訴我啊,有什么難?我那么苦心地栽培你,宋呈希,你為什么不能為我好好地爭一口氣?你為什么不能做個讓我驕傲的小孩?你對得起我嗎?”

        這段話來自Netflix獨立電影《誰先愛上他的》中的媽媽劉三蓮,她就是我們熟悉的“中國式媽媽”,她身上的媽味是悲情的。

        張愛玲《金鎖記》中的曹七巧,她的媽味則是變態的:女兒長安年近三十仍未嫁,某天長安的未婚夫童世舫上門,曹七巧用“她再抽兩筒就下來了”這句話,徹底打消了童世舫的念想——“他的幽嫻貞靜的中國閨秀是抽鴉片的!”而長安,也就此失去了“她的最初也是最后的愛”。

        中國文學作品中對媽味最早的批判,可能來自《紅樓夢》中的賈寶玉。他曾發表關于女性的三段論:“女孩兒未出嫁,是顆無價的寶珠;出了嫁,不知怎么就變出許多的不好的毛病來,雖是顆珠子,卻沒有光彩寶色,是顆死珠了;再老了,更變得不是珠子,竟是魚眼睛了。分明一個人,怎么變出三樣來?”在第七十七回,司棋被逐,目睹那些趕走司棋的媽媽們毫無憐憫之心,賈寶玉更恨恨地說道:“奇怪,奇怪,怎么這些人只一嫁了漢子,染了男人的氣味,就這樣混賬起來,比男人更可殺了!”

        在賈寶玉看來,已婚女性變成“死珠”乃至“魚眼睛”,失去少女時的光彩,是因為她們被男人化了(盡管在性別上是女性,但在社會角色上,她們已經是男人了)、變得世俗了。其實,如果從這個邏輯出發,少女也會有媽味。襲人就不必說了,她就是王夫人的代理,不顧奴才的身份,建議“我們二爺也須得老爺教訓兩頓”;薛寶釵愛說教,這一點也很“媽”(同樣愛說教的賈政,當然很“爹”)——她說林黛玉不該看《西廂記》那樣的雜書:“至于你我,只該做些針線紡績的事才是;偏又認得幾個字。既認得了字,不過揀那正經書看也罷了,最怕見些雜書,移了性情,就不可救了。”

        專欄作家晏凌羊認為,寶玉喜歡缺點多多的林黛玉而不是八面玲瓏的薛寶釵,原因就在于,寶黛之間是平等的,而薛寶釵是有點高高在上的。“一個人從開始說教的那一刻起,就把別人歸于不如自己的境地,這種自以為是和自大狂妄可真讓人生厭。”晏凌羊寫道。

        那些很“爹”、很“媽”的人,說教起來,好像全世界的真理都握在他們手中,根本不管別人是不是愿意聽。所以,晏凌羊認為:“對一個中年人(不分男女)最大的褒獎就是‘這人沒爹(媽)味’。”



        吐槽“媽味”,其實回避了真問題

        美國作家麗貝卡·索尼爾特 (Rebecca Solnit)2008年提出的“男式說教”(Mansplaining,由man和explaining組合而成)概念,可以對應我們所說的“爹味”。

        索尼爾特就曾親歷一場“男式說教”:在阿斯彭郊外森林的派對上,一位男士請她談談自己寫的書。但這位男士沒有認真聽她在說什么,還悍然打斷她,開始談起對近期出版的一本“重要圖書”的看法。事實上,索尼爾特正是這本“重要圖書”的作者。

        “如果一個男人的行為準則是你無權說話、無權定義正在發生的事情,那么這可以是在餐桌前和會議上打斷你的發言,也可以是告訴你讓你閉嘴,或者在你開口說話的時候威脅你,或者因為你發聲而毆打你,或者為了讓你永遠沉默而殺了你。”在《愛說教的男人》(Man Explain Things to Me)一書中,索尼爾特寫道。

        當然,也有些女性喜歡“男式說教”,比如希拉里·克林頓,這種情況可以對應我們所說的“母系爹味”。索尼爾特認為,父權社會當中,男性長期占據說教者的位置,使得女性的聲音和觀點不被聽見;但實際上,在任何權力結構中,擁有“話語權”的都是擁有權力的一方。在母親與孩子的關系中,也存在權力不對等的現象,母親對孩子的教導和指引,就是自上而下的,對孩子構成了某種壓迫感。

        伊能靜的“媽味”,正是在她自稱“當個媽來把她們教育好”,對王麗坤、王智兩名隊友進行指導的過程中顯現的。她既是前輩、隊長,也是一個音一個音地指導隊友的聲樂老師,站在權力上位的位置,對她們進行單方向的灌輸和說教。

        要想沒有爹味、媽味,首先請把人當人,雙方平等交流——也就是說,你得有人味。這是我們從伊能靜的個案中得到的啟迪。

        經歷全網群嘲后,伊能靜在接受《新京報》“我們視頻”《出圈》欄目采訪時,表達了自己對“媽味”的理解:沒有媽媽就沒有一切。“如果把‘媽味’當成一個不好的詞,是那個人有問題。如果連媽媽都可以被貶義的話,這世界上還有什么可以不被貶義的?”

        確實,沒有人是完美母親——就算AI也會出錯。當我們說出“媽味”一詞,用它吐槽媽媽們的一些負面行為如自我感動、控制欲、愛說教、嘮叨和抱怨時,有沒有意識到,我們其實回避了真正的問題?我們有沒有站在父母的立場,試圖切身理解他們的想法呢?吐槽確實一時爽,但我們也在一次次吐槽中,失去了與父母建立健康良好的關系的機會。

        家尚愛蘭曾如此評價《背影》:“親情里最刻骨銘心的不是父母的偉光正,而是父母卑微、猥瑣、慌張、無助、茫然的鏡頭。”愿我們彼此都能真誠以待。



        0個人收藏
        廣告
        新周爆款
        HOT NEWS
        廣告
        色情欧美日本电影,亚洲а∨天堂2019无码,免费观看人做人爱的视频,国产真实伦对白全集

          1. <button id="m46lp"><acronym id="m46lp"><menuitem id="m46lp"></menuitem></acronym></button><button id="m46lp"><acronym id="m46lp"><input id="m46lp"></input></acronym></button>

            <li id="m46lp"></li>
            <button id="m46lp"><acronym id="m46lp"><u id="m46lp"></u></acronym></button>

            1. <nav id="m46lp"><track id="m46lp"><video id="m46lp"></video></track></nav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