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button id="m46lp"><acronym id="m46lp"><menuitem id="m46lp"></menuitem></acronym></button><button id="m46lp"><acronym id="m46lp"><input id="m46lp"></input></acronym></button>

      <li id="m46lp"></li>
      <button id="m46lp"><acronym id="m46lp"><u id="m46lp"></u></acronym></button>

      1. <nav id="m46lp"><track id="m46lp"><video id="m46lp"></video></track></nav>
        新周刊
        趙皖西       2019-11-12    

        “我們農村人,最怕生兒子”

        “生育”這一宏大的社會命題仍然牽絆著全體中國人的生活和情緒,只是多生少生、生男生女的問題,隨著時間推移和社會變遷,正以另外的面貌出現。

        農村 生育 0 0

        1990年,懷孕五個月的宋丹丹搭檔黃宏,在央視元旦晚會上表演了一出小品《超生游擊隊》, 該小品講述了一對躲避超生檢查的夫婦在城市街頭流浪,經過思想斗爭最后放棄超生念頭的故事。

        “醫院有個什么超,是男是女一超就知道,對,屁超!

        兩位表演者在幽默和諷刺中間尋找到了一個極佳的平衡點,將農村重男輕女的封建思想凝練成一個又一個的包袱,逗得電視機前的觀眾大笑,年輕的宋丹丹和黃宏也因此一炮而紅。

        《超生游擊隊》成為經典,中央各套一遍遍重播。

        數年后,關于禁止非醫學需要的胎兒性別鑒定的相關規定出臺,黃宏所說的那個“P超”也失靈了。

        值得玩味的是,當年那些為小品發笑的觀眾里,有多少人在現實中也有意無意地帶著重男輕女思維?

        最近,學者施麗虹經過在一個東北村莊一年多的調研后,拋出一個多少讓人有些意外的觀點:

        越來越多的農村獨女戶家庭自愿放棄二孩指標,選擇只生一個女孩,而背后最重要的原因,就是農村家庭為兒子娶妻所背負的沉重的經濟負擔。

        僅憑某地的經驗和一項研究,當然不能斷言從“重男輕女”到“重女輕男”的逆轉,但有一點可以肯定,那就是在觀念相對保守的鄉村,生育觀正變得紛亂、多元。隨著社會經濟因素的變化,兒子的“含金量”也相對變低了。

        江西某農村,父母不在家,二年級的小麗要負責照看弟弟。/ 圖蟲創意

        “不管怎樣,我就是要生兒子”

        “怕生兒子”這種說法乍一聽還很陌生,畢竟直到剛剛過去的2018年,我們還能看到《娘道》這樣天雷滾滾的奇葩劇——女人終其一生的價值,都由生育體現,更讓人唏噓的是,這劇的收視率表現還著實不錯。

        一直到最近,有關“四房長孫”的話題還能輕易霸占熱搜。

        生育猶如接力賽跑,一棒接著一棒,一代接著一代,但在相當一部分人眼中,女性并沒有走上賽道的資格。一個家庭要是沒有男性成員出現,某種程度上傳承就已經斷絕。

        從古至今,類似的例子不勝枚舉,而一種群體觀念背后,必然有社會經濟因素作為支撐。

        《娘道》主人公瑛娘因為連生了幾個女兒,命運多舛。

        從遙遠的《詩經》時代開始,人們就將生兒子稱為“弄璋”,生女兒稱為“弄瓦”——璋是精美的玉器,瓦是紡織所用的工具。農業社會根據社會分工,對男女所作出的不同期待,一目了然。

        在漫長的農耕時期,多子意味著多福,男丁是否興旺是一個家族能否延續的標志。

        男性勞動力是家中的頂梁柱、最主要的經濟來源,所以家中的財產主要由兒子繼承,兒子相應承擔起贍養父母的責任,這是傳統家族得以運轉的基本邏輯,也是子女們自出生起就被灌輸的共識。

        而伴隨著社會生產方式的變遷,工業化、城市化的時代來臨,女性地位逐漸提升,中國家庭對于生育的態度也漸趨平等。四十多年來的計劃生育政策,更是加固了這種“男女都一樣”的想法。

        “含玉出生”的男孩,愈發寶貴。/《紅樓夢》

        而在獨生子女隨處可見的城市之外,鄉村的觀念更替顯得更加遲緩一些。越是欠發達鄉村,“生育”越是作為一種低收入者對沖風險的方式而存在。

        所謂“越窮越生,越生越窮”,在一些人看來,多生幾個兒子,總有一個能有出息,幫助全家擺脫貧困。而即便是全軍覆沒,至少養老問題也能得到概率上的保障。

        與此同時,在相當長的一段時期內實行的“一胎半”政策,也在無形之中助長農村居民的“重男輕女”觀念。

        所謂一胎半,即夫妻雙方同為農村戶口的前提下,如果第一胎生育女孩,那么間隔幾年之后可以申請生育第二胎。在三十余年的時間跨度里,共有十多個省份曾在部分農村地區推行該政策。

        不少一胎是男孩的家庭會放棄生育第二個孩子,而第一胎是女孩的家庭卻很少放棄這個權利——正如有研究表明,人們對于兒女雙全的渴望會在已生育子女性別單一時變得更加強烈。

        弟弟要結婚,11個姐姐都得出力。

        去年7月,抖音上一段11名女子身穿相同款式服裝,拿著秧歌扇,報著自家排名,依次從鏡頭前走過的視頻在網上引發了不少的關注。據報道,這家人有11個女兒和一個兒子,11個姐姐為了弟弟能順利結婚,給弟弟湊了32萬元娶媳婦。

        多少城里人將此作為證明自己猜想的依據:你看,村里的老百姓還是喜歡兒子。

        事實上,隨著鄉村的經濟結構改變,關于生育的變化早已悄然到來。

        生一個孩子,不再是多一雙筷子

        時間推到2005年,當年的一項1%人口抽樣調查顯示,我國一胎出生性別比為108.41,二胎為143.22,三胎及以上高達152.88(出生性別比正常范圍為102-107之間)。

        男女比例的逐漸加碼背后,隱藏著多少不為人知的殘酷?

        而從2015年全面二孩政策實施起,“生兒生女都一樣,女兒也是傳承人”等標語也在互聯網催化下成了“生男生女都一樣,不然兒子沒對象”的求偶笑話,不少年輕一代的農村居民也笑呵呵點贊。

        2014年5月3日,山東省鄒城市鳧山街道墻壁上的計劃生育瓷磚宣傳畫“生男生女都一樣 女兒更孝爹和娘”。/ 圖蟲創意

        傳統的女性外嫁、男性組成村莊血緣大廈的模式已經破產,農業生產也不再是單純的勞動力輸出。

        比如2004年的電視劇《馬大帥》和2005年的電視劇《民工》里,都有父輩阻止兒女進城打工,但最后自己也跟著成為一名城市勞動力的橋段。

        一代農民工、二代農民工被吸納進城市,最終組成每年春節數億人次浩浩蕩蕩的遷徙大軍。

        美國社會心理學家 Jndith Rodin 曾說:“我們站在一個時代的門檻上。在這個時代中,現代社會的負擔在很大程度上可以認為是由行為問題造成的。”

        試想那些有過城市生活經驗的鄉村青年,還會覺得多生一個孩子,無非是多添一雙筷子的事嗎?還會認為男孩比女孩在經濟上有先天的優越嗎?

        知道打工辛苦,鞠廣大百般阻撓兒子進城。沒想到自己也成了務工大軍的一員。/《民工》

        目前,中國農民工的數量超過兩億,但其中很大一部分人的絕對收入、工資增長幅度、穩定性都不高。

        根據統計,2018年中國農民工人均月收入只有3721元,享受保障性住房和公租房的農民工比例只有2.9%和1.3%。

        知名媒體人肖鋒曾在微博上分享一次和網約車司機的對話:

        司機和兒子一同在城里打工,因為家里一兩畝地租出去的租金不到一千塊,請幾次客就沒了,進城打工又沒有固定活計,所以兒子干脆選擇不生。

        據國家統計局數據,2018年我國農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為14617元,人均消費支出為12124元,可用于儲蓄的金額并不多,這在撫養一個孩子所需金額面前,更是杯水車薪。

        火車站常見大包小包的農民工,對于他們來說更大的責任與壓力還在老家——老人孩子都等著吃飯。/ 圖蟲創意

        一個孩子背后牽扯的是擇校費、補課費、食宿費、生活費……城市家庭所要面對的子女教育問題,農村居民通通會一樣不落地面對。僅僅添雙筷子,讓孩子稀里糊涂地長大,顯然是很多父母無法接受的。

        以幼兒園為例,2017年農業普查數據顯示,在目前中國59萬個行政村中,大約有40萬個沒有幼兒園的。上不了公立幼兒園,農村的孩子就只能上價格昂貴的私立幼兒園,更多的情況是,不上幼兒園。

        一頭是收入不高,一頭是支出不少,在不愛生孩子這一點上,不少農村青年和城市青年想到了一塊。

        從“多子多福”到“多子多愁”,持有傳統觀念的人即便對“重男輕女”思想仍然難以釋懷,但在囊中羞澀之下也會慢慢學乖。

        而且算算經濟賬,生女兒似乎比生兒子還要更“劃算”。

        變得“劃算”之后,許多女孩才被留了下來。/ 圖蟲創意

        “兒子是真生不起啊,還是生女兒吧”

        2015年,中央電視臺《新聞調查》欄目播出了一期《隴東婚事》,細致地描繪了一個甘肅小縣城的婚戀產業鏈:

        適齡男性傾其所有,拿出十幾萬元彩禮,只為娶到老婆,媒人成為類似中介的掮客,幫忙牽線搭橋,而有女方家庭抱定“奇貨可居”的想法,進一步拉高彩禮的額度。

        只有女兒的家庭固然可以借此增加收入,兒女雙全的家庭也可以做到“收支平衡”,但對只有兒子的家庭來說,這無疑是一個沉重的負擔——在這個并不發達的甘肅小縣城,天價彩禮帶來了數不清的糾紛。

        《隴東婚事》截圖

        吊詭的是,造成鄉村養女兒比養兒子更“劃算”的原因,恰恰是重男輕女的思想。

        首先,比起女兒,一些家庭兒子的期望更高,投入教育成本也相應較高。

        不是所有女性都能像《都挺好》里的蘇明玉一樣,在父母的區別對待下自己打出一片天,家庭教育資源分配的性別差異,往往導致“女孩讀書不如男孩”成為現實。

        一直以來,農村地區女童比男童更高的輟學率就足以證明這一點。

        其次,由于上文提到的出生比失衡,以及女性外流,越來越多村莊呈現男多女少。

        《隴東婚事》里采訪的幾個女孩,就不愿聽從父母安排,想去更大的城市工作。當很多女性在婚戀中瞄準上一個階層后,經濟發展水平相對落后的鄉村就冒出一批“剩男”,所謂一家有女百家求,男性結婚成本也水漲船高。

        “找不到我們也沒轍。”說著這句話的農村男青年擠出一絲苦笑。/ 《隴東婚事》

        最直觀的體現,就是農村屢屢出現、令人咋舌的天價彩禮。俗話說,“兒子娶媳婦,爹娘脫層皮”,最極端的例子里,農村父母為了讓自己的兒子能娶到媳婦,甚至走上借貸之路,最終債臺高筑。

        今年年初,民進吉林省委調查了當地一些地區,發現農村彩禮越來越高,普遍10萬元以上。

        4月,江西鷹潭鄉村的男子許俊就因為40多萬元的天價彩禮,舉起菜刀砍死了自己的未婚妻,震驚了不少網友。

        結婚成了一筆交易。有人買賣不成,命也搭進去了。

        6月,農業農村部副部長韓俊更是直言,一些地方不良風氣盛行,天價彩禮讓人“娶不起”。

        “嫁出去的女兒,潑出去的水”,越是收取高彩禮的女性,在經濟上勢必也越依賴男方家庭——根據統計,1990年農村在業女性的平均收入是男性的近八成,到了2010年就只有一半多一點。

        “生育”這一宏大的社會命題仍然牽絆著全體中國人的生活和情緒,只是多生少生、生男生女的問題,隨著時間推移和社會變遷,正以另外的面貌出現。

        為何“生男生女都一樣”了,女孩還要逃出農村呢?/《都挺好》

        距離《超生游擊隊》播出已經過去整整十29年,距離全面二孩政策的實施,也已經過去四年。

        故事里那幾個叫做“少林寺”“海南島”“吐魯番”的女孩想必已經出落成人,到了成家生子的年紀,而黃宏和宋丹丹扮演的夫妻倆,今時今日說不定正慶幸著當年生下的是能賺禮金的女兒,而不是耗盡家財的兒子。

        但這種變化,也許不完全是一件讓人高興的事情。

        [1]《從“盼兒子”到“怕兒子”:只生一個女兒為何盛行東北農村?》.施麗虹

        [2]《鄭州城中村拆遷分房,雙男戶比雙女戶多分250平米》騰訊新聞

        [3]《農村養老保障制度建設與生育觀念轉變研究》吳瓊

        [4]《當今農民的生育觀念形態及政治后果》劉英

        [5]《農村生育觀念轉變的因素分析》宋楠

        [6]《貧困農村80后生育意愿與生育行為研究》仝亞楠

        [7]《社會生育成本研究》莊渝霞

        [8]《中國將迎來人口“負增長”?中國人為何生的少、不想生》俠客島

        [9]《彩禮要降,生男生女得一樣》人民日報

        [10]《“天價彩禮”引發血案,畸形的婚戀生態不可不察》王鐘的.中國青年報

        [11]《2018年農民工監測調查報告》國家統計局

        [12]《2018年居民收入和消費支出情況》國家統計局

        [13]《中國經濟轉型中的性別平等》聯合國駐華系統



        0個人收藏
        廣告
        新周爆款
        HOT NEWS
        廣告
        色情欧美日本电影,亚洲а∨天堂2019无码,免费观看人做人爱的视频,国产真实伦对白全集

          1. <button id="m46lp"><acronym id="m46lp"><menuitem id="m46lp"></menuitem></acronym></button><button id="m46lp"><acronym id="m46lp"><input id="m46lp"></input></acronym></button>

            <li id="m46lp"></li>
            <button id="m46lp"><acronym id="m46lp"><u id="m46lp"></u></acronym></button>

            1. <nav id="m46lp"><track id="m46lp"><video id="m46lp"></video></track></nav>